首頁-會員服務平臺-戰略合作伙伴-網上展廳-醫藥招商-資訊中心數據中心政策監管研究開發健康養生醫藥企業華源企業網娛樂影院名站導航網站地圖注冊
SQL查詢錯誤
“4+7”第二批適時擴大 舊有商業模式被重塑
  • 作者:未知    數據來源:賽柏藍    點擊數:    更新時間:5/16/2019
字體:【 】【收藏本站】【打印】【關閉】      我來說兩句
醫藥網5月16日訊 
 
  ▍4+7將持續推進并適時擴大
 
  4月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藥品集中采購、短缺藥供應及醫療救助等工作匯報。
 
  在藥品集中采購上,會議強調要進一步推進國家藥品集中采購試點,加強中標藥品質量監管和供應保障,實現降價惠民;認真總結試點經驗,及時全面推開。
 
  有評論指出,這意味著,在下一輪國家帶量采購中,試點區域有可能擴大。
 
  4月16日,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醫保局副局長陳金甫評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帶量采購——采購金額超預期,有關政策基本落實,如醫保預付、醫院使用以及回款等等,醫療費用顯著下降。
 
  就此,陳金甫表示,下一步將按照國務院43次常務會議的部署,根據試點評估的結果,充分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完善集中招標采購的政策和制度,研究部署擴大試點工作。
 
  中信建投證券評論稱,過去 5 個月,4+7 試點城市藥品集采全面落地,預計今年隨著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品種數量進一步增加,集采品種及覆蓋范圍將會擴容。
 
  ▍帶量采購壓縮中間環節
 
  隨著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的逐步擴大以及進一步推進,帶量采購的效應將逐步凸顯。
 
  主持本次采購的試點辦、聯采辦總結表示:這次集中采購,給了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與原研藥公平競爭的機會,從而顯現了三大效應——仿制藥替代效應、大幅降價效應、原研藥專利懸崖效應。
 
  可以說,其中最引人關注的就是大幅降價效應。
 
  對于中選藥品的大幅降價,陳金甫表示,這是局部地區試點產生的必然現象——“4+7”中標地區用的中標藥品總體平均降幅52%,單個藥品有些降幅達到96%,顯然非試點地區的價格就沒有降下來。這說明確實存在著藥價虛高。
 
  2018年12月8日,國家醫保局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關于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答記者問》,針對12月7日帶量采購的擬中選結果,試點辦、聯采辦負責人就有關問題接受記者采訪。
 
  就大幅降價,國家醫保局作出回應:在藥品銷售價格中,生產企業的生產成本和合理利潤,僅占了較小的部分。因此,擬預中選藥品價格大幅度下降后,擠掉的主要是銷售費用等“水分”。
 
  ▍舊有醫藥商業模式被重塑
 
  2018年12月下旬,醫保局相關領導在一次講話中表示,中國有上萬家物流企業,在整個銷售端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附著了一系列的利益鏈,這些利益鏈增加了整個社會的無端費用,滋生了一系列的問題。
 
  從數據來看,一個醫藥企業藥的生產成本,原研藥占10%左右,出廠的費用占終端費用20%左右,中間的費用成本占60%-80%,整個藥品團隊更多的是在做營銷,而不是做制造,這就是中國醫藥行業的現狀。
 
  確實,對于藥價虛高,有不少分析指出,現在藥品的最終消費價之中,醫生、醫院、醫藥代表的費用,要占到55%左右。剩下的45%,才是生產成本、配送費用、上繳稅金、投資回報。
 
  可以說,4+7對于中間環節的擠出效應已經在逐步顯現,自4+7中選結果公布后,不時有藥企傳出調整銷售團隊的消息——很多跨國公司都在密集進行人事變動,因為需要壓縮成本。
 
  據賽柏藍了解的消息,由于一般的醫藥工業企業,產品有限,為個別產品建立龐大的全國性隊伍成本極高——1個醫藥代表平均成本60萬,也就是說一千個醫藥代表就是6億的成本。
 
  還有消息顯示,日前,某知名國內企業發布內部通知,全國只保留100余家財務合規代理商,其余的停止發貨,有知情人向賽柏藍反饋,這家藥企代理部已經解散。
 
  有評論指出,已經發軔的4+7替藥企部分切掉了代理商這一環節,隨著國家帶量采購全面鋪開,這種情況或會加劇。
 
  政府相關方面也表示,希望通過4+7帶量采購,促進一批不合格企業兼并重組、破產關閉,提高醫藥市場、醫藥生產、醫藥物流的集中度。
 
  對此,百洋醫藥集團董事長付鋼評論稱——4+7壓縮藥價,結合兩票制、反賄賂、稅務改革等政策,商業化將重新變成高門檻行為。
 
  ▍新的醫藥商業化時代
 
  有評論指出,商業化在國外一直是一種相對高端的商業行為,但是在中國的門檻卻比較低,大批小散企業都在做不規范的商業化,隨著法規的健全、政策的演進,商業化的門檻必然會提高。
 
  百洋醫藥集團董事長付鋼進一步指出,“商業化是高門檻行為,相對于輝瑞、禮來、默克等為數不多的跨國制藥集團具有商業化能力,大批公司不具備商業化能力,因為維護一個商業化體系的能力涉及到很多的專家能力、很高的成本和技術含量。
 
  不同的是,在中國, 傳統的商業化醫藥公司門檻很低,很小的公司也可以建立一個醫藥代表團隊,進行商業運作,存在大量不規范的商業化操作。
 
  不過,中國正在出現新的、規范的商業化平臺,由低水平、不規范走向高水平、規范化。
 
  什么是商業化?付鋼以百洋舉例稱,所謂的商業化是,讓好的技術或產品進入應用場景。它可以把一個幾乎沒有市場份額的新產品做成占據相當市場份額的大品種,把一個別人不知道的產品讓目標受眾知道,不會用的可以正確使用,有能力幫助產品擴大規模,而不是像傳統的商業公司一樣,只做搬運工。
 
  對于流通領域,我們常講分銷,百洋提出的“新分銷”是商業化的核心部分, “新”主要是指專業的服務能力。百洋的營銷網絡已經覆蓋全國12,000多家醫院及30余萬家藥店。區別于傳統分銷,新分銷不只是送達,除了解決產品的可及性,新分銷還應具備數字化精準營銷能力和消費者專業服務能力。
 
  在公開資料中顯示,百洋是品牌營銷起家——通過精準的消費者教育,輔以學術推廣,將優質的產品推送給目標人群,全面塑造產品的品牌認知。簡單來說,就是幫助新的、好的產品和技術進入到應用場景并廣泛覆蓋,為上游企業提供增值服務。
 
  目前,百洋醫藥新分銷平臺已入駐多家全球頂尖藥企,包括武田制藥、安斯泰來、默沙東、杰特貝林等,百洋幫助其產品、技術和服務開拓至更廣闊的市場,形成有效動銷。
 
  尤其值得關注的一點是,百洋的商業化可降低醫藥工業的營銷成本——國內不少藥企的銷售費用率高達50%,而百洋作為專業的商業化平臺,銷售費用率要低得多,隨著分銷產品品類的增多、規模的擴大,銷售費用率還將進一步降低。
 
  顯而易見,帶量采購、兩票制等政策都在壓縮中間費用、營銷成本,醫藥工業壓縮費用是大勢所趨,長遠來看,壓縮費用必然需要職能細分、環節剝離、合作共贏。
字體:【 】【收藏本站】【打印】【關閉】      我來說兩句
    推薦文章

Copyright © 1996-2007 HYE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華源醫藥網 版權所有